• 站点搜索:
新闻热线:0578-5135458 | 邮箱投稿:yhxwwtg@163.com
每一棵芦苇都是鸟的天堂
2020年01月08日 15:48  云和新闻网

  大雪前夕的一个下午,天阴沉着,有点冬天的意味。我越过一座山,跨过一条河,穿越一条国道,经历四个村庄,骑行大约20里地,来到瓦那湖。

  瓦那湖迷蒙着,宽广着,缥缈着,如同梦境,又似仙境。我来到的这片湖湾,一般人很少来,在瓦那湖的东南方向,也是湿地。这个地方,我认为是个福地。它给我带来很多的灵感、灵性、直觉,甚至是理性。

  湖湾深处,连着一大片芦苇荡,浩浩荡荡,连成片。只是这个季节,芦苇已经枯萎,雪白的芦花在微风中摇曳。我一个人悄悄地靠近湖水,一个人悄悄地接近芦苇荡。也许是我走动的脚步声,惊起一只白鹭,它优雅地在灰蓝色的湖面上滑翔。两只大雁,头是白色,翅膀底部是红色,沿湖面低低飞翔着,鸣叫着。几只凫,也排成队,在水面上玩耍。不知名的湖鸟,发出“叽叽叽”的声音,嘹亮,清脆。一只小船走进了画面,一个人在船头,一个人在划桨。船头的人,敲击船帮发出“梆梆”的声音,整个湖湾就生动起来。

  湖湾深处,我听到了大雁的鸣叫声。啊啊啊,喂啊。响彻整个湖面,巨大,喧响。我靠近湖岸,大声咋呼一声,又拍了一下掌,上百只大雁,突然惊起,迅速地起飞。上百只大雁拍击翅膀的声音,凌乱,喧嚣,如同乱的黑云,起伏在湖的上空。它们飞得不是很远,又落在水面。湖面上就有了很多的黑点。一个一个的黑点,一个黑点就是一只大雁。几只白鹭,也来凑热闹,黑云当中出现了一抹白。过了一会,大雁也许认为打扰它的人走了。几只大雁,开始沿湖上空飞行,好像表演似的,一会是人字形,一会是一字形,让我感到意外。也许它们在欢乐,也许它们在巡逻?我再一次大声咋呼,击掌。大雁根本不再理我。

  太阳渐渐下山,凉气,湖水的湿气弥漫开来。还是那只小船,一人在划桨,一人立在船头,船头的人,手里拿着长杆子的渔网。我来到湖野深处,突然听到了大雁鸣叫声,让我感到惊奇,像小孩的哭声,啊啊啊,哇哇哇,又像是小孩的撒娇声。难道是大雁的求偶声?也许大雁也在恋爱?

  太阳已经落山了。成千上万只麻雀站在芦苇杆上,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好像在开会,又好像在作报告。也许是在交流一天的收获,谈感想,谈打算。我拿出相机,想拍出一个好的画面,麻雀听到我走动的声音,就会迅速地逃离枝头,我选准角度,很快按下快门,可惜他们又跑了。几次都不成,我索性拾起一块坷垃扔向芦苇荡中,呼的一声,哗一下子跑了。我摁下快门,拍出了我满意的镜头。我看到麻雀又回来了,一开始还有点抱歉,看到它们又回来,我心里也感到欣慰。

  芦苇荡,芦苇荡就是麻雀的家啊。芦苇荡,芦苇荡就是大雁的天堂。春天的芦苇荡生机盎然,翠绿一片;夏天的芦苇荡茂盛,连成片;秋天的芦苇荡丰盈,连成一条线;冬天的芦苇荡,也依旧丰韵。芦苇荡就是一切生灵的天堂,青蛙,鲫鱼,翠鸟,连同荷花、蒲草都是。我渐渐敬畏起这片芦苇荡起来。

  天已经上黑影了,我再一次看到了湖上升起的月亮,是红色,但不是深红,是浅红。浅红色的月亮倒映在湖面上,那影子在湖水之上,还是那么飘渺着,只是颜色淡了一点,浅了一点,没有上次那么热烈,蓬勃,但依然像跃动的火焰,像飘舞的一缕燃烧的旗帜,在舞动,在飞扬。

  离开瓦那湖,在一个荷塘边上,有人放火烧起了芦苇。这让我感到震惊,这不是犯罪吗?芦苇燃起的熊熊大火,像一片起伏的红云在飘动,又像一面红色的旗帜在舞动,我连忙用相机拍下芦苇燃起大火的样子。在相机里,我看见那巨大的燃起的火像太阳一样,又像巨大燃起的火球 。太阳也是由很多的苇火燃烧汇集起来的吗?可那些居住在芦苇荡的那些生灵?它们都安全逃离家园了吗?我隐隐地有点担忧,害怕那些生灵得到迫害,被迫离开自己的家园,被迫离开自己的天堂。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芦苇,不就是一棵苇草吗?只不过它有了自己的思想。节气快到大雪了。我在等待一场大雪的来临,那时我就会踏雪寻湖,寻找诗意的瓦那湖。

来源:云和县融媒体中心 作者:李伯喜 编辑:黄丽芬

童话云和 微云和
网站地图
首 页 新闻中心 部门纵横 云和旅游 人文云和 企业在线 云 · 论坛 媒体看云和 浮云文苑 微 信
专 题 视频新闻 乡镇聚焦 图说云和 木玩世界 云和教育 便民公告 问政直通车 生活资讯 微 博
省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电话:0571-81050678 微信:wangxinzhejiang 邮箱:wangxinzhejiang@qq.com
云和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电话:0578-5131068 微信:tonghuayunhe 邮箱:1906165839@qq.com
云和县融媒体中心主办 云和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浙江在线加盟单位 批准文号:浙新办【2010】20号 浙ICP备102052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