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点搜索:
新闻热线:0578-5135458 | 邮箱投稿:yhxwwtg@163.com
草药的温情
2019年01月09日 10:07  云和新闻网

  进入天命之年,父亲的身体开始欠佳,可他生来就不喜欢注射和服用西药,这样抓草药的任务自然而然落到了我的肩上。小城的中药房去得多了,我的感受与在医院里的迥然不同:医院里弥漫的苏打的味道令人窒息,那白色的墙壁和白色的大褂更是刺人眼球;而中药房里却充满了一种淡淡的清香,我知道那是天门冬、积雪草、矢车菊、车前子等散发出来的气息。我用鼻子使劲吸了吸,顿时觉得神清气爽,毛孔熨帖。

  其实对于这些草药,农家的孩子并不陌生。小时候,我们在山坡上就捋过益智子,在田埂边就采过五叶藤,在墙根下就挖过何首乌,不过当时并不知道它们有多大的药用价值,仅仅是拿在手中消磨时光而已。及至童年的一次腹泻,父亲从药房抓回几袋用纸包的草药,这才发现那晒干的叶,那切片的根,那研磨的粉,基本上都是我熟悉的乡间植物。父亲说:“别看这些草呀叶的,功效非同寻常,不仅能够治病,而且温补呢!”

  抓草药治病,在乡间司空见惯,至于如何温补,于我可是一头雾水。但我从小就怕打针,怕那长长的针管猛地扎上屁股,先是疼痛尔后鼓胀的感觉,万般无奈之下,只好退求其次,改为饮服用水煎熬的草药;服用草药还有一大好处,就是可以从母亲那里要到糖吃――糖在童年可是最大的诱惑,一年到头是尝不了几口的。

  草药恶苦,吞咽下去确实需要很大的勇气,我在当时也是眉头紧锁,根本不敢正视那一碗浓黑的冒着热气的汁水;后来在父亲的呵斥和母亲的鼓励下,我只好紧闭眼睛,绝望地将其一口咕咚咕咚地喝下,结果是眼泪鼻涕一大把,五脏六腑闹翻天。母亲赶紧用汤匙挑了几大勺红糖,塞到我张开的嘴里,我这才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苦尽甘来”!

  草药是第一遍最苦,第二遍稍淡,第三遍过后基本就倒掉了。但在喝草药的过程中,我开始玩起了自己的小聪明,就是必须先吃糖,后喝药,再吃糖;母亲当然知道我的伎俩,毫无条件地予以接受,并说只要我能坚持将这几包草药吃掉,糖是敞开供应。两个弟弟这下可急了,他们每天都咽着口水在一旁看着,显得既嫉妒又羡慕。私下里,他们趁父母亲不注意,偷偷地在还没有煎熬的药包里,挑拣几片甘草反复地嚼,直到实在砸不出一点滋味了,这才“呸”地一声在我面前吐掉。――那顽皮的样子,既可气又好笑。

  几剂草药下去,我的腹泻很快就治好了,并且从那之后,我开始留心起这些毫不起眼的草本植物和藤本植物来,知道了什么是马钱子、决明子、川楝子,什么是土茯苓、天南星、石菖蒲……等到为父亲抓药时,药房的医生都感到颇为诧异,好奇地问我是不是学医的。我不可置否地摇摇头,拎起包扎好的草药,赶紧向家中奔去。

  草药是需要煎熬的,装它的器皿是一只乌黑的陶罐,里面放上少许的冷水,然后将其放在火炉上煨炖。“最好用文火慢慢地熬,火小了,药性煎不出来;火大了,药性容易过头。”父亲尽管身体不好,仍然躺在一旁轻声地指点。随着“咕嘟咕嘟”声音的响起,随着草药的芬芳四处飘溢,父亲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幸福的惬意的微笑。

  我将父亲轻轻地扶起,使他瘦弱的身躯稳稳地靠在我的臂膀里,母亲则在前面用汤匙将草药一勺一勺地喂下,这幅场景在乡间,在父亲的晚年,多么温馨,又多么温情!

来源:云和县新闻中心 作者:钱续坤 编辑:吴梓嫣

童话云和 微云和
网站地图
首 页 新闻中心 部门纵横 云和旅游 人文云和 企业在线 云 · 论坛 媒体看云和 浮云文苑 微 信
专 题 视频新闻 乡镇聚焦 图说云和 木玩世界 云和教育 便民公告 问政直通车 生活资讯 微 博
省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电话:0571-81050678 微信:wangxinzhejiang 邮箱:wangxinzhejiang@qq.com
云和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电话:0578-5131068 微信:tonghuayunhe 邮箱:1906165839@qq.com
云和县融媒体中心主办 云和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浙江在线加盟单位 批准文号:浙新办【2010】20号 浙ICP备102052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