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点搜索:
新闻热线:0578-5135458 | 邮箱投稿:yhxwwtg@163.com
梯田看日出
2018年09月05日 09:37  云和新闻网

  入住梯田山脚的忆园山庄后,同行的但及老师敲进了我的门,第一桩事便是约定第二日上山看日出。因为生物钟极度混乱,夜当白昼昼当黑夜的我本欲拒绝,可是在听及无人响应陪他上山时,我便做了决定。即来之,则观之。

  狂聊至子时,倚床一会儿,几乎一夜未眠,凌晨四时,我与但及老师两人开始步行上山。

  此时的天黑得密不透风,远远的偶尔传来一两声狗吠声。我们在通往山顶的马路上轻轻重重地朝上走。路旁远远近近生长着许多不规则的梯田,田里的蛙鸣声不绝于耳。偶尔,会有一两束远光从后方扫射过来,扫近身边后,又轰鸣着忽地离开――他们用汽车的轮子和嚎叫轻而易举地宣告了我们徒步的落后,只是他们哪里懂得这会儿在山间小路上走路的这种惬意和舒适呢。

  一步一步向上,走在黑黑的柏油路上,其实便是踩在黑黑的云端。慢慢地,能看清柏油路了,慢慢地,天上的黑色也便被我们踩破了。天际开始慢慢显出鱼肚白,翻来翻去的,一会儿白,一会儿带点灰,活像一条大鲤鱼在不停地滚动着。

  绕过一个又一个的弯,足足的九曲连环。再往上走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天际的白,慢慢呈现出红色,继而将旁边连片的云也染红了。

  莫道人行早,更有早行人!到达观景台的时间是5点,我们足足在山路上走了50分钟。而此刻的观景台上,早已排满了长枪短炮,他们都全神贯注地注视着远方。此时,天际的红越来越浓,并不断变化着,有时是带灰的红,有时是带白的红,褐红,玫红,鲜红,这种红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地移动着,从左边到右边,有时突然又变成了大面积的灰白色。

  朝下俯瞰,大片大片的云和梯田尽收眼底。一丘又一丘水汪汪的田就那样散布着,从上到下,在极不规则的世界里却又匀匀称称,那曲曲折折的田埂就像是中国画里的一道墨,细小而鲜明。而在墨上却缀满了一朵又一朵一簇又一簇的野菊花,安静,秀气,恬淡。

  十几分钟后,人群突然骚动起来,长枪短炮无不瞄准了天际――远方的红日正跃跃欲试,试图突破大片大片的云带包围,可是今天的云海里三层外三层,云雾滚动、婆娑竹影,前前后后将它裹了个严严实实。几秒钟的时间里,云海宣告再度获胜。

  即便这样,仍然没有搅扰我们的兴致,大家也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倚在观景台上,眼睛却盯着天际,丝毫不敢放松。果然,几分钟后,红日再度跃起,一下,两下,第三下,终于露出了半圆的弧线,光线直射出来,厚厚的云层似乎一下子被捅破了几个窟窿。马上,红日的上半边脸钻出了云层,那一刻,一大片天空被迅速烧红,而包围它的云层也在顷刻间失去了围攻的力量。

  满坡的梯田,一下子波光粼粼,光泽四溢,或金灿灿或亮闪闪,天上红日,田中红光。那些一度很宁静的水田,似乎一下子受到了蛊惑,显得神采奕奕。

  只是,不过一二分钟的时间罢了,云海又急剧地开始大面积调兵遣将,红日再度身陷其中,与梯田对视了几十秒的半边脸,在正欲喷薄而出的时候,再度被包围。天边耀眼的红居然又慢慢地褪了去,最后,天边又呈现出了半小时前的模样。悄悄地,恍恍惚惚地,似乎一切都没发生。

  见过海上的日出,也见过黄山的日出,却不曾见过梯田上的日出。最重要的是梯田上的日出别具一格,似出未出,未出似出,犹抱琵琶半遮面,遮面还羞又不见,这与名山大川的日出有着迥然的风情。

  幸运的是,下得山来,与众师友吃了早饭后随大部队再次上山时,云和梯田完全变了一个样。云山雾罩,水汽氤氲,整片梯田已经完完全全陷于云海之中。此时,极目之处也就十米之距罢了。一小时前一眼可望穿整个梯田的春水,一小时后远眺也不过眼前梯田的春水。前者清澈,透亮。后者,模糊,白茫,两种风情,两种极致。此时的人们或许是心中有梯田,而我,不仅心中有梯田,眼中更有梯田。

来源:云和县新闻中心 作者:周如钢/文 刘海波/摄 编辑:吴晓青

童话云和 微云和
网站地图
首 页 新闻中心 部门纵横 云和旅游 人文云和 企业在线 云 · 论坛 媒体看云和 浮云文苑 微 信
专 题 视频新闻 乡镇聚焦 图说云和 木玩世界 云和教育 便民公告 问政直通车 生活资讯 微 博
省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电话:0571-81050678 微信:wangxinzhejiang 邮箱:wangxinzhejiang@qq.com
云和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电话:0578-5131068 微信:tonghuayunhe 邮箱:1906165839@qq.com
云和新闻中心主办 云和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浙江在线加盟单位 批准文号:浙新办【2010】20号 浙ICP备102052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