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点搜索:
新闻热线:0578-5135458 | 邮箱投稿:yhxwwtg@163.com
亲亲黄桷树
2018年07月13日 09:56  云和新闻网

  初夏,办公室窗户外的黄桷树枝繁叶茂,郁郁葱葱,大有长进室内之势。如此长势,怎能不令我欣喜与感动!而且凝望越久,越发感到亲切、亲近。不经意间,我与亲亲黄桷树的记忆便纷至沓来。

  与黄桷树相识,是我住在外婆家隔奶后。那时,兴参加大集体劳动以挣工分,否则,难以维持生计。所以,外婆成为劳动的主力,带、看、管我的重任就落到了嬢嬢的肩上。因系沿江地带,林子里多青杠等杂木,无松树。为了打发我的时光,嬢嬢把我背到了林子里玩耍,或看地上成群结队、团结一心拖食物的蚂蚁,或用小手搓泥巴面,或傻傻地仰望蓝天白云,极尽耍之兴致。忽然,一棵高大、叶阔、碧绿且脉络分明、枝干遒劲、部分根裸露但深扎于泥土里的树映入眼帘,让我惊奇不已。这是什么树?为何像把巨伞引人注目、牵动人心?问,自然是刨根问底。答,嬢嬢竭尽所能地回答:黄桷树属高大落叶乔木,茎干粗壮,树形奇特,树叶茂密,枝杈密集,寿命很长,百年以上大树比比皆是……听着嬢嬢详尽的介绍,我扑闪着小眼睛,有了初略的了解。欲深入了解,就得零距离接触。我嚷着要去探个究竟,疼我的嬢嬢岂会不允,只是把我牵得更牢,看得更紧。大凡是本能的好奇,我伸出稚嫩的小手,尽情地抚摸黄桷树干、裸露的根,觉得不尽兴,还凑拢小鼻鼻闻、小嘴嘴吻,把小脸脸贴在树皮上,口里还“咿唔呀唔”着,淘气、可爱至极。嬢嬢见了,似乎受到感染,蹲下身子,和我一起与黄桷树亲近起来。黄桷树虽然沉默不语,但浑身上下透出古老与沧桑、坚强与勇敢、憨朴与慈祥,领会着我和嬢嬢的心意与话语。瞧,微风吹来,黄桷树油绿的叶子摇曳起来,明显是在向我们微笑、示意。哦,我们欢呼起来,庆幸于黄桷树听懂了我们的话,难道不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的真实写照吗?直到看、摸够了黄桷树,嬢嬢才背我回屋去。

  从此,黄桷树就成了我的念想,连梦中都在呼唤黄桷树的名字。见我思念心切,嬢嬢便把我背到来黄桷树下,来一场对视与对话,以解相思之苦。于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之感涌上心头,我极尽所能地与黄桷树亲近,把它当作最好的“玩伴”,渐渐地,就亲密起来,犹如与嬢嬢一样。

  时间过得真快,一年零八个月后,我不再隔奶,告别了外婆及嬢嬢,回到了父母身边。也许是与黄桷树有了感情,我时常叨念着黄桷树及嬢嬢,打心眼里感激、思念,盼望有机会能与之谋面。盼啊盼,终于盼来了嬢嬢。从他嘴里得知:她及外婆、舅舅一起过得较好,只是生活清苦,但苦、累并快乐着;那些黄桷树越长越大,越来越茂盛,不单叶绿得可爱,还以顽强的生命名义在等候我的光临与眷顾。至此,“树也有情有义”的感叹从我幼小的心灵里发出,多想再去目睹那些带给我欢乐的黄桷树。

  再去外婆家时,是在春节。我又与黄桷树见面了,倍感亲切,充满欢乐,无需多言。返程时,父母及我爬坡到一个名叫三道拐的地方时,已有些累。见有一棵大而老的黄桷树,我们就有了兴趣,席地而坐,小憩一会。尤其是我围着黄桷树转悠起来,摸、闻、亲个不停,还壮着胆子爬到树杈上去,体验“高处不胜寒”、“一览众山小”的感觉。那个爽,那个乐,唯有自己能心领神会。父母也赞叹一番黄桷树的伟岸与我的勇敢,可担心安全,急忙把我叫下来。父母之命,岂能不遵。我如猴般,敏捷地下树,乐呵呵地立于父母面前,令父母夸赞不已。

  就这样,每次往返于我家和外婆家时,我们总会在那棵黄桷树下歇气,养足精神后再走路。玩性十足的我又把那棵黄桷树当作了“玩伴”,怎一个乐字了得!

  后来,我渐渐长大,外出读书了,很少见到黄桷树。然而,对黄桷树的思念从未停止过,就像对已远嫁江苏的嬢嬢的思念一样。思念极了,就难受,那就给嬢嬢写信,遥祝她身体健康、生活愉快、家庭幸福;那就到外婆家附近看看、摸摸黄桷树,以延续与黄桷树的亲近感;即便在其他地方见到黄桷树,也格外觉得亲切,勾起我对黄桷树深情的回忆;会写作文了,便把思念的情愫写进文字里,权当寄托与抒发;增长了“哪个季节移栽黄桷树就那个季节落叶”等知识,便会广泛传播,扩大黄桷树的影响;在遥远的异地久居后,乡愁浓烈时,就挤时间到外婆家附近拜望老态龙钟但精神矍铄的黄桷树,以重温儿时的旧梦,来一番忆苦思甜,何乐而不为!尤其是若干年后,嬢嬢每次从江苏回老家探亲时,我总会在叙旧、浓情之余,力邀嬢嬢一起到那些黄桷树下走走、摸摸、嗅嗅、亲亲黄桷树,以诠释不忘过去、珍惜当下、寄语未来的真谛。不知不觉间,只任亲情得以升华,只任默契得以配合,只任记忆得以定格。

  斗转星移,我早已过不惑之年,过上了富足而安康的生活。那些黄桷树与父母、嬢嬢一样渐渐老去,但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依然耕耘田土、坚守根据地、见证岁月变迁、储存欢声笑语、铭刻美好记忆。就连近百岁的外婆仙逝后,也长眠于三道拐黄桷树附近的半坡上,与黄桷树为邻,凝望故乡,岂不乐哉!

  这些,都是我们与黄桷树的情缘与爱恋的缩影,都是精神与品质的彰显,都是爱和被爱的华章。基于此,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对黄桷树尽情讴歌和肃然起敬、不把黄桷树与亲人们一样当作我永远的亲亲呢?

来源:云和县新闻中心 作者:何龙飞 编辑:吴晓青

童话云和 微云和
网站地图
首 页 新闻中心 部门纵横 云和旅游 人文云和 企业在线 云 · 论坛 媒体看云和 浮云文苑 微 信
专 题 视频新闻 乡镇聚焦 图说云和 木玩世界 云和教育 便民公告 问政直通车 生活资讯 微 博
省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电话:0571-81050678 微信:wangxinzhejiang 邮箱:wangxinzhejiang@qq.com
云和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电话:0578-5131068 微信:tonghuayunhe 邮箱:1906165839@qq.com
云和新闻中心主办 云和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浙江在线加盟单位 批准文号:浙新办【2010】20号 浙ICP备102052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