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点搜索:
新闻热线:0578-5135458 | 邮箱投稿:yhxwwtg@163.com
背影
2018年07月06日 09:51  云和新闻网

  有些背影,仅仅一瞬间便消失于记忆的转角处;

  有些背影,时间愈久在脑海中镌刻越深。

  ——题记
 

  “铃铃铃”,随着一阵来电铃声响起,我拿出手机接起电话。

  “孩子,你快到家了吗?我在你家楼下呢?”,电话是父亲打来的。

  “我就在家附近走路,你等我会儿,我现在回来。”挂完电话后,我掉头往家的方向走去。远远便看见一个蓝色的影子在家楼下徘徊。我加快了脚步,那个身影越来越清晰,没错,是爸爸。“爸!”我冲那个蓝色的身影喊道并迎上去。父亲转过身,看上去有些疲惫。“女儿,我刚下班路过这里,正好把乡下找的好东西带给你。你赶紧收着,我刚抢修回来,还得先回去洗个澡呢。”父亲将篮子递给我后便骑着“小毛驴”扬长而去。

  我的父亲是一名基层农电工,自打我有印象以来,父亲便和电力结下了不解之缘。我望着那个远去的背影,再看看手里装满土鸡蛋的篮子,思绪万千,记忆的长河在我的脑海里飞速倒流。


 

  
 

  1998年,这年,父亲32岁,我4岁。

  从小父亲对我疼爱有加,我对父亲更是极为依赖。那时候电表还没有智能化,需要挨家挨户上门收取电费。每到月底,父亲就会骑着那辆黑色摩托车奔走于乡里各村抄表收费,一去常常好几天,所以陪伴我的时间并不多。

  每当父亲推着摩托车离开家门,我就知道,他这一走,又要好几天见不着了。于是,父亲出门时,我会追着他跑很久,直到他骑着摩托车消失在视线中。

  后来我才明白,每次父亲透过后视镜看到我在车后追着跑,他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他一定也想停下来再抱抱我哄哄我,却又不得不加大油门快速驶离,因为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做。

  那个骑着摩托车远去的背影就这样印刻在记忆中,挥之不去。


 

  
 

  2008年,这年,父亲42岁,我14岁。

  又是一年除夕夜,家家户户准备了丰盛的年夜饭,本应是一家人团圆的日子。

  奶奶和母亲在厨房里“干仗”似的忙里忙外。一道道美味的菜肴陆续端上了桌。爷爷爬上爬下贴对联,增添了不少喜庆气氛。

  大家张罗好就等着父亲回来开饭了。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吱呀,听见开门声的我直奔门口,见父亲一脸凝重。

  “快吃饭吧,就等你了。”“不了,我是回来拿换洗衣服的。”话音刚落,父亲已经拎着衣服准备离开。

  后来我才明白,那一天,是除夕夜,那一天,电网遭受雨雪冰冻灾害,很多条输电线路出现覆冰。父亲必须和同事们深入抢险一线,尽早恢复供电。

  那个拎包就走来不及吃上一口年夜饭的背影就这样印刻在记忆中,挥之不去。


 

  三
 

  2012年,这年,父亲46岁,我18岁。

  “你真的很烦,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再唠叨我就离家出走….”正处于青春期叛逆的我,与父亲大吵了一架,丢下狠话将房门重重摔上。我不理解父亲为什么总是这么忙、却又喜欢插手管我喜欢做的事。当摔上房门那一刻,我却后悔了。

  过了片刻,我将门轻轻推开,看见父亲的背影是如此的沮丧。这时,我才发现这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背影已是两鬓斑白。

  后来我才明白,父亲平日忙于工作,缺少对自己的陪伴,但父亲依然是关心我的。

  那个沮丧的背影就这样印刻在记忆中,挥之不去。


 

  四
 

  2015年,这年,父亲49岁,我21岁。

  刚步入社会的我,到一家报社实习。记得刚到岗位不久,就遇到了台风“灿鸿”的突袭,而我接到的第一个任务是:记录在一线抢修的电力工人。

  于是,稚嫩的我第一次扛着相机跟随着电力抢修车在暴风雨中前往抢修现场。当镜头瞄准电杆上那个在雨中奋力抢修的背影时,一声“卡擦”记录了我们在工作场合的第一次相遇。

  当父亲下杆后,顾不上看我一眼,也没来得及给我一句鼓励甚至打一个招呼,便匆匆赶往下一个现场。

  后来我才明白,父亲注意到了那个在雨中奔波,认真努力的我,既心疼又欣慰。

  那个在杆上冒着大雨奋力抢修的背影就这样印刻在记忆中,挥之不去。


 

  
 

  2017年,这年,父亲51岁,我23岁。

  23岁对我来说是人生中至关重要的一年。这一年,我遇到了我心仪的另一半,从相识、相知到相爱,最终携手步入婚姻的殿堂。5月13日那天,父亲亲自将我的手交给了我将要托付一生的男人。从那刻起,未来的路将由另外一个男人陪我走下去。女儿嫁人了,父亲却一句话也没有多说,只顾着自己在台下招呼忙活。

  后来我才明白,当父亲看着我的另一半搀着我缓缓走向台前,心里极为不舍,但又祝愿我们能够走向幸福,因为他明白自己终究会迎来这一天。

  那个在台下默默忙活着的背影就这样印刻在记忆中,挥之不去。

  ……

  时间的剪影难以保存,过去的种种亦难以抓住,心中的记忆会如照片般逐年泛黄,或如沙漏中的沙般粒粒落下消逝,只要想起父亲,无数个背影便在我的脑海轮流浮现。从高大到蹒跚,一幕幕,历历在目,不禁感慨,再挺拔的身躯也无法抵御岁月的侵蚀。

  我握着从父亲手中接过的那个有些分量的篮子,脑子里满是父亲挨家挨户为我寻找土鸡蛋的场景。我已即将为人母,可父亲却在慢慢老去,意识到这个事实,上楼的过程中,我默默不语,突然就感觉到了喘不过气来的难过。
       父母从未缺席我们的成长,也请,不要缺席他们的老去。

来源:云和县新闻中心 作者:王伟娟 编辑:包艺敏

童话云和 微云和
网站地图
首 页 新闻中心 部门纵横 云和旅游 人文云和 企业在线 云 · 论坛 媒体看云和 浮云文苑 微 信
专 题 视频新闻 乡镇聚焦 图说云和 木玩世界 云和教育 便民公告 问政直通车 生活资讯 微 博
省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电话:0571-81050678 微信:wangxinzhejiang 邮箱:wangxinzhejiang@qq.com
云和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电话:0578-5131068 微信:tonghuayunhe 邮箱:1906165839@qq.com
云和新闻中心主办 云和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浙江在线加盟单位 批准文号:浙新办【2010】20号 浙ICP备102052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