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点搜索:
新闻热线:0578-5135458 | 邮箱投稿:yhxwwtg@163.com
北纬28.4度的二百亩“花海”
2018年05月03日 09:48  云和新闻网

  

       三望栏村作为梯田大道上的重要村落,每年有成千上万游客途经于此,却不曾驻足。

  的确,从山脚看,三望栏村并没有如画的风景。这里几乎是景区周边最落后的地方:乌黑凌乱的香菇棚大多已废弃,数量比房屋还多,触目可及;后山荒废的稻田,杂草丛生……

  变化,在今年春天悄然出现。

  越来越多前往梯田的游客,开始在三望栏停留,有人甚至专程“慕名而来”,欣赏那连绵开遍山野田间的200亩金黄明媚的油菜花。

  差点儿“夭折”的行动

  对于游客来说,一切仿佛突如其来,“荒山在一夜之间变成了花海”。

  但当地村民心里清楚:“种子”早在头一年已撒下。而“播种者”,是本村的7位村民:雷月聪、王伟平、徐少明、雷林飞、徐伟平、王良友、赵迪。

  事情缘起于2017年中秋节。

  那天,在外经商的他们回村过节。茶余饭后,聊起儿时的记忆――那时的三望栏村,热闹、充满生机,村里孩童追逐嬉戏,山间虫鸣鸟叫。而今,村里除了老人,只剩南山坡上荒废的数百亩稻田。

  现状,让大家一下跌入沉默的谷底。

  “也许我们能做点什么?”突然,有人嘀咕了一句。

  “种油菜花,给村里造花海!”

  “好!好!好!”共鸣之下一阵掌声。

  这个提议,很快变成了“行动”,尽管时至今日,7个人居然谁都想不起,这到底是谁出的主意。

  结束聚会的第二天,他们就赶到了莲都区雅溪镇雅溪村,一方面为了取经,另一方面则是为了买种子,“雅溪农户有相对成熟的种植技术”。到达后,他们发现,人家的油菜苗已经长出7厘米的个头,而他们还没买到油菜籽,何况三望栏的海拔更高……想到这儿,7个人的心突然沉了一下,“但谁也没有说”。

  带着种植户家里仅剩的数斤油菜籽,他们返回三望栏。路过云和县城时,他们先后钻进两家农资店,又买了一些油菜籽,“都是不同的品种”,“三个品种加在一起,约莫三十来斤。”王伟平谨慎地说,“就想试试,哪个品种更合适这里”。原来,在三望栏村,几乎没有人种植过油菜,土壤是否适宜、气候是否适合,“心里没个谱”。

  这个行动,差一点儿就“夭折”了。

  油菜花的最佳播种时间是9月底10月初,而他们撒下第一颗种子,已经是10月20日。“再晚一个星期,压根儿就不用下地了。”后来王伟平才知道,他们已经错过了最佳播种时节。此时播种的油菜,能发芽、移栽,但来年的油菜籽,肯定会减产。

  种,还是不种?

  “必须种!”7个人没有丝毫犹豫。

  他们已经开始憧憬,故土被油菜花海紧紧包围的美景……

  没有一根竹竿的梯田

  三望栏村,原名竹园山,因三面环山,村子如圈在牛栏,因此更名三望栏,位于丹霞地貌特征明显的稻草垄岩(山名)下。花海,就造在南山坡上的200多亩荒田里。

  这些荒废的梯田,共涉及八十多户村民,“必须征得他们的同意”。

  仅用了三个晚上,7人就挨家挨户拜访了所涉及的全部村民。

  “大娘,想借用你家的地,造花海。”赵迪在有些耳背的徐大娘耳边大声说道。

  “荒着也是荒,用得着就拿去吧。”大娘同意了。

  “如果这田自家要种,记得在地里插一根竹竿,我们就不动它。”赵迪大声补上一句。

  这样的对话,在三望栏村的三个夜晚里,重复了近百次。

  三天后,7人怀着忐忑的心情登上南山坡。

  这一趟,他们是来“数竹竿”的。

  他们小心翼翼地拨开一束束在荒田里疯长的野草,生怕错过一根竹竿,直至踏遍200多亩梯田,连竹竿的影子都没见着。

  不远处,竹林摇曳,竹香满溢。

  那一刻,大家百感交集。

  没有一分钱租金,没有白纸黑字的协议,80多户村民无偿贡献出200多亩梯田。

  “一定要把花海造得壮观、漂亮!”

  秋日的山风,从他们的脸上轻拂而过。

  上山的路,只有一条条蜿蜒狭窄的小道,机械化翻土无法实现,全靠人力。他们决定,花钱雇请村民帮忙。

  村民们二话没说,带上自家的锄头、割草刀就上山了,王伟平和徐少明的母亲,也加入了开荒、整地、播种的队伍。

  在高高低低的梯田上,多时有三十多人,少时有十余人,共同上演一幕幕热火朝天的“开荒景象”。

  南山坡,一下子变得“热腾腾”。

  田里的村民来来去去,每天都不一样。只有徐少明,从开垦的第一天,到撒下最后一颗种子,一直都在。“父辈都在山野田埂间耕种,站在这里,我有归属感。”他的话语意味深长。

  70岁的王大爷提出,自己的田由他亲手种:“你们能不能帮我买点油菜籽?”“大爷,不用买,到我们的试验田里去拿便是。”赵迪说,“您先挑,挑好苗种在自己的田里。”

  2017年12月底,整个播种过程才结束。200亩梯田里,7人自筹的12万元资金,将在来年化作一朵朵黄色的小花。

   不再是“守门员”的三望栏

  因为在不同的地方经商,只有商议重大决策时,7个人才会一起回到三望栏,更多的时候,他们都是召开“线上会议”,在一个叫“三望栏油菜队”的微信群里。

  村民说,他们就像“葫芦七兄弟”,拧成一股绳,合力为村里造花海――

  王伟平很早就在城里买了房,但户口却一直在村里,因为“根在这儿”,为了把更多精力放在村里,他把汽修厂的生意全盘交给妻子,甚至还拒绝了朋友的“盛邀”:就在他打算自费造油菜花海时,邻村一个朋友邀请他去给自己村造花海,并悄悄告诉他,“有好政策支持。”他却直摇头:“我造花海,只在三望栏。”

  徐少明是“总管”,大小事务都由他负责;80后的赵迪不懂种植,但很积极,随叫随到;为了建榨油房,王良友第一时间腾出自家的平房;雷月聪负责对外宣传;雷林飞善于出谋划策;徐伟平很忙,但他叮嘱在村的父母,“一定要全力配合”,所以,当徐父路过油菜田时,看见土壤被山泉浸泡,总会“顺手”引流……

  他们的所为,在油菜花还未开时,就已经感染了村民。

  今年初春的一天,一个叫“森哥”的村民,先后扛了三根约7米长的钢管上山……次日,村民发现,在稻草垄岩的三个峰峦处,飘扬起了三面红旗。

  趁着花期还未到,徐少明和赵迪做了另一件事:从村口开始,一路做指示牌,沿途插上的彩旗,成了村里最鲜艳的色彩。彩旗的尽头,将是成片的花海。

  能收获多少油菜籽,他们从未估算过,只希望,“花开得艳一些、茂一些”。

  终于,等到漫山遍野的油菜花铺洒一地金黄。

  当他们一起走过被油菜花葳蕤的枝叶挤得更显逼仄的田埂时,好似无尽的黄色波浪翻腾而来,“花海诞生了”。

  天津的游客来了,带上无人航拍机。通过显示屏,王伟平才第一次知道,三望栏有着自己的经纬度:东经119°30′,北纬28°4′。

  他觉得,值了;城里的孩子来了,带着惊讶的笑脸,奔跑在油菜花海的田坎上,玩得乐不思蜀,不愿下山。

  他觉得,值了。

  三望栏村,不再只是云和梯田景区的“守门员”。

  午餐时,徐少明只匆匆扒了几口饭,就放下碗筷,驾车又返回了村里——第二天,一场300多人的亲子赏花活动将在村里举行,而作为接待室的榨油房,“卫生还没打扫好,我放心不下”。

来源:云和县新闻中心 作者:本报记者 陈雅雯 通讯员 程泽华 编辑:鲍金凤

童话云和 微云和
网站地图
首 页 新闻中心 部门纵横 云和旅游 人文云和 企业在线 云 · 论坛 媒体看云和 浮云文苑 微 信
专 题 视频新闻 乡镇聚焦 图说云和 木玩世界 云和教育 便民公告 问政直通车 生活资讯 微 博
省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电话:0571-81050678 微信:wangxinzhejiang 邮箱:wangxinzhejiang@qq.com
云和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电话:0578-5131068 微信:tonghuayunhe 邮箱:1906165839@qq.com
云和新闻中心主办 云和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浙江在线加盟单位 批准文号:浙新办【2010】20号 浙ICP备102052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