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点搜索:
新闻热线:0578-5135458 | 邮箱投稿:yhxwwtg@163.com
 您的位置 > 云和新闻网> 浮云文苑> 人文读书
一曲乡村变革的秦腔
2016年08月15日 09:30  云和新闻网

  《秦腔》是贾平凹的第12部长篇小说。《秦腔》初版于2005年4月,荣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内容涉及其家乡陕西省丹凤县棣花镇的故事。作品以细腻平实的语言,采用“密实的流年式的书写方式”,集中表现了改革开放年代乡村的价值观念、人际关系在传统格局中的深刻变化,字里行间倾注了对故乡的一腔深情和对社会转型期农村现状的思考。书中大部分人和事都有原型。贾平凹称“我要以它为故乡竖一块碑”。

  因为仰慕贾平凹,近日又读了一遍《秦腔》。作者以“我”(即“疯子”引生)的视角描绘了近三十年的乡村农民与土地与秦腔戏曲的历程。土地的流失,人们的勾心斗角,真实地再现了中国社会大转型给农村带来的激烈冲击和变化,农民的惊恐和撕裂。读着读着,白雪、引生、夏天智、夏天义这些人似乎就是身边的朋友、隔壁的叔叔大伯,印在脑子里,挥不去,驱不开。

  一曲秦腔,一?g愁绪。曲曲秦腔,是一串串的旧事,是一册册的文化,更是一阵阵的心酸。清风街的风云变迁,就是中国农村的一个缩影。上海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杨剑龙说:“我们都在关注“三农”问题,而贾平凹用形象化的语言来描述农村的现状,包括基层政权问题、农民生存状况问题、宗族问题以及农民进城打工问题等等,确实在为农民的现实生存问题而忧患。”贾平凹,一个有思想的作家在思考中国农村的路,一位智慧的农民在寻找中国农村的方向。

  (一)土地情结

  农民自古以来是中国社会中吃苦耐劳的阶层,就如脚下的土地,默默煎熬。而土地本身就是他们祖祖辈辈绕不开的情结。

  夏天义与夏君亭,亲叔侄,是前任和现任村干部。夏天义自1949年起就开始当村干部,为人刚正而倔强;夏君亭先是村主任,后来当了村支书。两人作为村干部都很有责任感,想为村民办大事、办好事,两人有过合作,比如天大旱时,合力与水库站长斗智斗勇,为全村放水灌农田。但是在对如何治理乡村上却存在诸多分歧和矛盾。

  核心的分歧在于淤七里沟与建农贸市场两个方向。夏天义一辈子都珍惜土地、热爱劳动,他不仅见不得地荒(几乎亏本帮俊德种地)、还成天想着如何争取开垦出更多的耕地,淤七里沟便是其大半生的梦想与心血。而夏君亭主张搞活市场经济,要在国道旁的田地上建农贸市场,要占用良田而被夏天义极力反对。两人可谓是明争暗斗:夏天义四处转悠宣传重视土地、求均求富思想以争取村民支持;夏君亭利用上善的生活作风问题(与金莲有染)压住上善,并伺机搞垮秦安(趁秦安搓麻将之时报警)。最后农贸市场建了起来,虽然带来了一定的收益,但也一定程度上更促进了传统农村、农业的衰落。万宝酒楼开张营业,不仅使得清风街有了卖淫场所。经济搞活了,村民朴素善良的质地慢慢在蜕化。农村的方向在哪里?点赞夏天义的坚持与善良,激活农村经济的夏君亭同时又引来了苍蝇与蟑螂也是令人忧心。中国农村在阵痛着,缓步前行着。

  夏君亭等人又想用七里沟去换四块鱼塘,而夏天义必是保七里沟的。夏天义鼓动引生写小字报、利用通过电工俊奇让三踅出马告状,而夏君亭设圈套收买三踅。最后,虽然夏君亭等人已经与水库那边签了协议,但仍然保住了七里沟。夏天义也就成天自个儿去淤地,在引生和哑巴的帮助下,颇有成效。

  夏天义的乡土情结、任劳任怨的精神的确非常让人感动,可是仅凭他之力,又如何能使土地充分利用?外出务工潮流、种地收入少(“旱涝灾害,农药、花费价格高涨,摊派、提留、农税繁重”)的光景下,农民的心思已多不在土地上了。农民已经不是土地的代名词了,没有土地情结的新时代农民该如何走自己的路呢?

  (二)宗族民风

  夏天仁、夏天义、夏天礼、夏天智四兄弟的互帮互助、互敬互爱的浓郁亲情,在书中随处可见,让人羡慕。到了下一代的庆金、庆玉、庆满、庆堂、瞎瞎几兄弟,却是成天吵闹,尤其是为了赡养二老的事,兄弟、妯娌互相推诿,甚至大打出手。而夏天智作为全村的乡绅氏族、作为长辈,维持秩序的能力越来越弱,尤其是庆玉,几乎不把夏天智放在眼里了,连结婚也没有通知他四叔。这是宗族礼制的衰微,也是氏族、乡绅统治秩序的瓦解。此外,在过年过节中,夏家之前吃饭形式之讲究、礼制之严谨,到后来的人心涣散、年味淡薄,着实突出了宗族礼制、传统佳节等传统文化价值的衰微。说到年味,大年三十,整个大街冷冷清清,纵使哑巴等人敲锣打鼓,也没人围观。

  这些老一辈身上的传统生活方式、生活习俗都在消亡,他们与子代形成了隔阂、代沟。但变迁又何止这些?村里,民风不再纯朴,发生血案,出现色情服务场所,秩序混乱。求富而不求均,贫富差距拉大。而且农村劳动力大量流失,青年男子进城当小工、收破烂,女的则做一些让人无法启齿的勾当,以至于在外烧杀抢劫都不愿意回家务农,这中间有务农收入无望的无奈,也有被城市的灯红酒绿所吸引。只是,就像夏天义所说,工不工、农不农,就这样飘着,如何是好?而夏君亭也是在夏天智出殡时居然连抬棺木的人都找不齐时,也蓦然发现,原来,自己轰轰烈烈、巴心巴意建设着的农村,只剩下老弱妇孺了!不知道,那时的他心中是何滋味?

  (三)秦腔走向

  《秦腔》中大量引用了秦腔唱词和简谱,穿插在故事情节中,推动故事的发展,更使作品散发出像秦腔一样厚重的苍凉悲壮的声音,秦腔在吼,这片土地在吼,这片土地在时代的冲击下发出了最后呐喊。

  夏天智和夏风是父子关系,而且两人都是文人,在村里、乡上、县上都是颇有威望者:夏天智是小学老校长,夏风是在省城工作的著名作家。但是,两人对秦腔有着完全不同的感情。夏天智一生痴爱秦腔,犹如夏天义痴爱土地,连死也要头枕秦腔著作、脸盖马勺;而夏风却嫌秦腔老套、土气,一直瞧不上眼,为此没少和白雪生气、闹矛盾。从中,秦腔的衰落也可见一斑。

  当然,说到秦腔的衰落,夏天智、夏风、白雪,此处不得不提县剧团。在书的开头,夏风、白雪结婚那阵,唱秦腔、演出是多么大的事!全村上下去观戏、看热闹,村里出钱张罗,演员们也阵容强大、光鲜亮丽、心气颇高。而到后来,剧团解散,七离八散,即使白雪用半生的心血在维系、在挽救,然而演戏只能作为副业去为村民家的红白喜事小打小闹,还没果园的陈星唱流行歌曲能吸引人。

  时代在变,很多幼时的文化消亡了,只能停留在久远记忆里,被时代抛弃了。贾平凹用自己的方式记录缅怀了已经消逝的故乡,是对家乡已经消逝文化的祭奠,对记忆里家乡的怀念。

  (四)神秘文化

  读罢《秦腔》,一声叹息。清风街的“贤人”夏天智在满怀忧患中去世了,跟他一样捍卫者乡村传统文化的夏天义也遭遇天灾,这些德高望重的前辈的离去,带走了乡村的某种珍贵的信仰。

  《秦腔》描写清风街真实的乡土生活,其间充斥着大量迷信的色彩,反映当时农民思想意识的落后和满目的崇拜。这些元素经过长期的积淀,已经渗透到清风街人的生产和生活之中,成为生活的一部分,是他们无意识的自觉的行为方式、对风水的讲究。清风街的村民盖房埋墓都请中星爹占卜测卦。清风街东西两街成蝎子形,夏天义的家就在蝎子尾上,占了好风水,夏天义便有了辉煌的经历。后来修路从后源经过,把清风街的风水破坏了。“风水重要的很,就是风水一坏,夏天义下台了。”村民对鬼神魂魄非常迷信,他们相信世上有鬼神的存在。中星爹在家中上演一出神秘的“求寿仪式”,祷告神灵以院中的十二棵树各减一岁为自己多添十二年阳寿。引生犯病的时候,人们以为他是撞上屈明泉的鬼魂,便拿桃木条抽他以驱鬼。大婶连续几天头疼,浑身不自在,三婶便在水碗里立了筷子驱鬼,而筷子居然直戳戳立在碗中。

  清风街上还有许多神秘的风俗。三蚕的媳妇不能生育,就在媳妇生日那天叫人往炕上塞瓜果。人死了也有许多讲究,穿七件寿衣鬼门关上狗不咬,还不能穿皮鞋,因为“人一死,过奈何桥就到了阴间么,奈何桥是两尺宽,十丈高,桥面上洒着花椒油,大风吹来摇摆摆,小风吹来摆摆摇,亡人走不好,就掉下去了,掉下去就到黑社会了。”神秘的预言在作品中,营造了神秘的氛围。大清寺的白果树是清风街上的风水树,却在开两委会时流泪,一直留了三天三夜,如同下白雨一般,被人们认为是不祥的预兆,而事实也说明了这是对清风街上将要面临的变革的预兆,预示着清风街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引生对于白雪疯狂的爱,而白雪与夏风的婚姻令他痛不欲生,“那天下午,我见谁恨谁,一颗牙就掉了下来,牙掉在尘土里,我说牙呢我的牙呢捡起来种在墙角,种一颗麦能长出一株麦苗,我发誓这颗牙种下了一种要长出一株带着刺的树,也毒咒他夏风的婚姻不得到头。”给下文埋下了伏笔。在白雪离婚之前,引生做梦梦见掉牙,“人常说梦里掉牙是亲人有难,但我还有什么亲人呢没有,如果有,只能是白雪,白雪会有什么事吗”不久之后,白雪便离婚了。在七里沟即将坍塌之时,引生和夏天义似乎听见了一种奇怪的声音,而“鸟夫妻在他头上飞,像飞机一样向他头上俯冲。”似乎在提醒夏天义,但这些都不能被普通人所理解,所以夏天义的命运无法改变。

  中国作协创研部的牛玉秋说:“《秦腔》抚慰了一代人的心灵,为传统的农耕文化奏响了安魂曲。”秦腔和农耕生产方式的根基一起衰落,是社会发展的体现,但它承载的传统农耕方式中的优秀文化精神一起消失,令人惋惜。或许贾平凹并不愿意让秦腔成为故土的挽歌和绝唱,但现实如此残酷,生存如此严峻,那股生命的凉气终究还是在《秦腔》的字里行间透了出来。读这部作品就是在读这个伟大的变革时代,共同感知着中国农民心灵的惊恐和撕裂。

来源: 云和县新闻中心  作者: 王伟锋  编辑: 程煊雯

童话云和 微云和
网站地图
首 页 新闻中心 部门纵横 云和旅游 人文云和 企业在线 云 · 论坛 媒体看云和 浮云文苑 微 信
专 题 视频新闻 乡镇聚焦 图说云和 木玩世界 云和教育 便民公告 问政直通车 生活资讯 微 博
省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电话:0571-81050678 微信:wangxinzhejiang 邮箱:wangxinzhejiang@qq.com
云和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电话:0578-5131068 微信:tonghuayunhe 邮箱:1906165839@qq.com
云和新闻中心主办 云和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浙江在线加盟单位 批准文号:浙新办【2010】20号 浙ICP备102052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