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视频新闻 | 最美风景 | 专题专栏 | 云·论坛 | 微·云和 | 浮云文苑 | 走进云和 | 云和旅游 | 木玩世界 | 童话乡村 | 企业在线
   乡镇风采 | 部门纵横 | 图说云和 | 生活资讯 | 人文云和 | 云和教育 | 问政直通车 | 新闻热线:0578-5135458 | 邮箱投稿:yhxwwtg@163.com | 在线投稿
 精彩推荐 >>
·游客在欣赏云海
·新人在云和拍摄婚纱照
·演出现场
·工人在包装木制玩具
·赠冬衣献爱心送温暖
·拆违现场
·队员在训练
 图库赏析 >>
 您的位置 > 云和新闻网 > 童话乡村 > 云和师傅

 

周仁山的“师傅”生涯

2010年06月11日 17:30  云和新闻网

  从云和县到湖北省荆门市,经过九江、武汉,再跨过长江,长达千余里,有12小时的车程。
  2008年6月,大湾乡“云和师傅”周仁山沿着这条路到达荆门市东宝区栗溪镇,在打开车门的时候,他大概没有想到,仅一年的时间,这里的食用菌产业会因他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对周仁山的采访,也是从这条路开始的……

  往东走,往北走,不同的地方,同样的技术。他曾在浙江杭嘉湖地区创造了用桑枝条作代料黑木耳原料的奇迹,如今他将创造什么?

  杭州市淳安县,一个位于浙江西部的城市,这里是国家级重点风景旅游区千岛湖的所在地,长期以来,这里的农民靠养蚕为生,蚕桑业产值高达1.86亿元。与此形成对比的是,每年数亿斤的桑枝条被废弃,造成巨大的浪费。
  2006年,周仁山如愿以偿地拿到了“云和师傅”证书,他改变了“云和师傅”往西部发展的习惯,出人意料地选择了淳安县作为异地开发的第一站。对他来说,这个有着44万人口的县,是块食用菌开发的处女地,而他所要做的,就是改变当地农民的传统产业,利用桑枝条栽培食用菌,从而形成真正意义上的农业生态循环。
  经过一年的努力,周仁山在技术上终于取得了突破,成功地开发了利用桑枝粉碎加工后栽培代料黑木耳技术,他与另外一位“云和师傅”郑云益一同在全省农业部门召开的现场会上进行了演示推广,并得到了农业专家的充分肯定。接下来,周仁山信心十足,准备在淳安县大干一场,可是事实证明,任何的技术改革都是艰难的。
  “我虽然是农民,却发现根本不了解农民,他们依旧守着原有的产业不肯放,要想改变他们,很难。”回忆起当年的情景,一路上周仁山不断地重复这句话。2007年,他决定将这项新技术进行推广,却碰到了巨大的阻力。尽管周仁山一再说明这项技术的市场前景,但许多农民认为风险太大,不敢进行尝试。最终的结果,只有淳安县威坪镇的一个农民成了他唯一的徒弟。
  “他叫王建功,原本以养蚕为生,在我的鼓动下,当年他一口气做了2万袋代料黑木耳。”周仁山说。在周仁山的全程指导下,王建功一年赚了6万多元钱,成了该县靠桑枝条致富的第一人。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许多农民看到王建功致富后纷纷效仿,现在,淳安县年栽培食用菌量达5000多万袋,40多位“云和师傅”成了  当地“红人”,许多农民成了既养蚕又做菇的双面手。
  可是这时候,作为农民致富的点火人,周仁山却悄然退出了淳安县。

  “去年做了3000包菌种,却卖不出,我知道,这不是亏损,这是投资。”周仁山说,他成了一个明知亏偏要做的“傻”师傅。

  车子驶出汉江平原,层恋叠嶂的山峰浮现在眼前,显出北方独有的豪放。
  回忆完自己在淳安县开发的历史,周仁山望着窗外,一脸的平静。
  “既然后来淳安食用菌发展得如此之快,为什么不留下来?”我们问。
  “人没有留下来,但我的技术留下来了。”周仁山轻轻一笑,说道。
  许多云和农民趁着势头到淳安县发展食用菌并大赚了一把,可这时候,身为桑枝条技术创始人的周仁山却又一次出人意料,退出桑枝条的舞台,到湖北省干起了亏本生意。当年他在淳安县没赚到一分钱,现在又跑到湖北来“冒险”,在许多人眼里,他显得有些不可理解。
  不过这一次,他却是被当地政府邀请过去的。湖北省荆门市东宝区栗溪镇党委书记、镇长杨军峰只有一句话:“我们啥也不缺,就缺技术!一定要叫一个技术过硬的‘云和师傅’来我们这里指导食用菌产业发展。”
  最后,他们挑中了周仁山,并给出了一系列的优惠措施。
  “政府每年给我2万元补贴,并贴给我5万斤木材,他们想换取什么?是我的技术。”周仁山说。去年,周仁山随同县农业局工作人员来到湖北省荆门市栗溪镇考察,受到了当地党委政府的热烈欢迎,这位土生土长的云和农民摇身一变,成了栗溪镇农业技术特派员。
  “很快我们就签订了协议,我在这边开发食用菌,政府免费提供场地,而我负责指导该镇农民的生产技术。”周仁山说。说这话的时候,车渐渐驶进了鄂西山脉,周仁山轻轻地说了一声:“到了。”
  栗溪镇是汉江平原和鄂西山脉的交汇处,2.2万人口,山林面积竟达46.9万亩。丰富的自然资源成了该镇农民的致富之宝,因此该镇农民一直有栽培香菇的历史,奇怪的是,尽管木耳市场行情看好,栽培数量却为零。
  下了车,第一站自然是栗溪镇党委政府,该镇党委书记出门握着周仁山的手说道:“老周,幸好去年你没有放弃,今年形势太好了,农户积极性很高啊。”
  原来,去年周仁山刚到此地时,尽管当地党委政府大力宣传,但应和者寥寥无几,25个行政村竟然只有25户农户尝试性地栽培黑木耳,发展数额为6万袋,这导致周仁山3000多包菌种只卖了1000多包,足足亏了近1万多元钱。
  有了淳安的经验,周仁山显然没有气馁,相反,他认真地担任起农业技术特派员一职,成了25户农户最熟悉的“云和师傅”。刚开始做代料黑木耳,当地农民经验不足,出现了许多亏损,这时候,周仁山就成了大忙人。
  该镇匡坡村农民赵体美生产了4000多段菌棒,由于排气、排场工作未做好,出现了“烧棒”现象,1500段菌棒成了废料。赵体美叫苦不迭,大呼后悔。周仁山帮助他整理菌棒,并在一旁悉心指导,最后让他剩下的2500段菌棒换回了一万多元钱的收益。
  与此同时,周仁山还引进了封闭式杀菌法,原本一批菌种需耗费3000多公斤木材,采用封闭式杀菌法后只需500公斤就可,大大降低了资源损耗。这25户农户成了这些创新技术的最先享用者,同时当年产出的效益也让其他农户出乎意料。该镇毛坪村农民代宗国去年只尝试着生了1700袋代料黑木耳,没想到却换回了9000多元钱。他扳着指头算了一下,如果生产代料木耳再多一些,这9000元又会变成什么数字?

  “他们先富我后富,他们不富我永远都穷。任何时候,我和他们一样也是农民,不同的是我顶着‘云和师傅’的品牌,有了品牌才好干事。”周仁山说,“云和师傅”成就了他,他又打响了“云和师傅”的名声。

  与杨军峰聊过一段时间,周仁山领着我来到他的食用菌基地。
  “去年我在这里生产了26000袋木耳,今年这个数字不会变。”周仁山望着菌棒架说道。
  “为什么不多生产一些?”我们问。
  “这块基地不是我赚钱的地方,而是当地农民生产食用菌的样品基地。”周仁山说。
  原来,去年来栗溪镇发展代料木耳时,周仁山就建立了这一块基地,不少当地农民来这里参观学习,并和他交流栽培经验。他们总是有求而来,满意而归。
  周仁山没有执着地增加生产数量,而是在推广上下功夫。看到了25户农户巨大的成功,许多农户跃跃欲试,生产代料木耳的农户数猛增到100户,去年生产3000包菌种还亏本的周仁山,今年生产了2万包还供不应求,全镇的代料木耳栽培数也从去年的6万袋增加到今年的60万袋,足足翻了10倍。这些数字成了周仁山技术指导工作的成绩单。
  眼下周仁山就更忙了,他经常开展培训会,并现场手把手地指导农民栽培代料木耳。他有意识地在每个村选取一个农民作为技术传承人,以点代面,将代料木耳栽培技术进行推广。同时,他还针对食用菌发展问题经常与该镇党委政府进行交流,从产业全局把握食用菌发展。
  在谈及今后发展时,周仁山告诉记者,他将食用菌发展分为试验、发动和推广阶段,而今年正是发动阶段。“如果今年发展顺利,明年栗溪镇代料木耳产业会上一个新台阶,它的潜力也会表现出来。”周仁山说。
  不过现实比梦想竟然多走了一步,由于去年的成功,周仁山的名气在东宝区不胫而走,许多湖北人都知道栗溪镇有个“云和师傅”,技术过硬,能帮农民挣钱。在周仁山意气风发想要在该镇大干一场的时候,东宝区发来了一张申请表,邀请他做东宝区农业技术特派员。
  包括栗溪镇在内,东宝区所辖2个街道、6个镇、1个乡,总人口达53万多人。一想到这个巨大的市场,周仁山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不过他只淡淡地说了一句:“到时我就更忙了。”
  他用这句话结束了采访。

  后记
  结束采访后,周仁山一再表示,自己能够在异地开发中做出成绩,既靠“云和师傅”这一品牌,也靠大湾乡党委政府的关心和支持。他说:“如果没有‘云和师傅’这一品牌,如果大湾乡没有将劳动力转移作为重点工作,我的成就根本无从谈起。”临走前,他表达了自己的心愿:愿家乡的生态食用菌产业发展之路越走越好,愿更多的农民能够靠生态食用菌产业脱贫致富,闯出自己的一番天地。

 

来源:  作者: 夏达旦 王建平  编辑: 范小丽

 

相关稿件:

我来说两句:
昵称: 输入答案: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云和新闻中心主办 © 中国云和网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浙江在线加盟单位 批准文号:浙新办[2010]20号 浙ICP备102052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