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视频新闻 | 最美风景 | 专题专栏 | 云·论坛 | 微·云和 | 浮云文苑 | 走进云和 | 云和旅游 | 木玩世界 | 童话乡村 | 企业在线
   乡镇风采 | 部门纵横 | 图说云和 | 生活资讯 | 人文云和 | 云和教育 | 问政直通车 | 新闻热线:0578-5135458 | 邮箱投稿:yhxwwtg@163.com | 在线投稿
 精彩推荐 >>
·游客在欣赏云海
·新人在云和拍摄婚纱照
·演出现场
·工人在包装木制玩具
·赠冬衣献爱心送温暖
·拆违现场
·队员在训练
 图库赏析 >>
 您的位置 > 云和新闻网 > 木玩之乡 > 木玩历史

 

木玩历史

2010年05月31日 22:26  云和新闻网

 
木玩·起步·七十年代
 
 
 
1972年,占云和县集体企业总数半壁江山的是10余家车木厂,这些企业生产包括算盘、象棋、棋盘、胡刷、纺织器材、工具手柄、木折椅、报夹笔杆、竹木玩具等近10个门类、上百个品种的竹木产品。当时,这些企业的年产值已逾百万,一个发展松杂木加工业的高潮已经形成。
这为日后云和木制玩具业的兴起奠定了人才和技术基础。
然而,由于产品技术含量低、品种雷同,云和木制品加工企业从一开始就面临着激烈的生存竞争。一批企业在竞争中被击垮,导致停产甚至倒闭。至70年代末,全县的算盘生产企业已基本停产、转产。如何化解当时木制品加工企业在蓬勃发展背后隐藏着的危机,是摆在县领导和主管部门面前的一个难题。
在这样的背景下,云和第一只木制玩具的诞生,充满了政府的“计划”的色彩。
 
1972年初,云和县工交手工业局干部姜振标在参加浙江省工艺美术会议时,得到了一个信息:龙泉、泰顺等县发展车木玩具,效益很好。
姜振标把这个信息带回了云和,几个负责人经过讨论,觉得这可能是摆脱云和木制品加工企业所处困境的一个方法。随即,姜振标等走访了浙江省、上海市轻工进出口公司,并组织了云和县化工社(后为云和玩具一厂)骨干谢蕴等11人去龙泉、泰顺的玩具厂考察、学习了近一个月,又赶赴上海玩具八、九厂参观。经过一番调研论证,大家认为云和生产竹木玩具有一定的有利条件。在云和发展竹木玩具的设想得到了当时县委、工业局领导的大力支持和上级有关单位的鼓励。
于是,一帮对木制玩具产业充满美好憧憬的年轻人,他们摩拳擦掌,急于把一个月内学到的技术化成一个木制玩具的实物。
当他们将花尽心力的木制国际象棋样品送到上海工艺品进出口公司时,得到的答复却是,质量不过关,产品质量不能达到工艺品的观赏价值。 
但是,上海工艺品进出口公司的领导也给云和指了条路,建议他们将样品作进一步改进,然后送到上海市轻工进出口公司去试试。于是,云和县决定从上海市轻工进出口公司接订单,生产竹木制玩具。就这么样的一个偶然契机,木玩的种子埋入了云和的土地,开始发芽、生长。
这颗种子的生根发芽并非一帆风顺。
1972年8月,姜振标怀揣着云和人发展木制玩具的美好愿望走进上海轻工进出口公司。上海公司领导的热情接待,消除了姜振标内心些许的忐忑与不安。
当时中国已经开始扭转外贸出口连年下降的局面,外贸增长势头日趋强劲。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上海轻工进出口公司接受了较多的竹、木玩具加工订单,而事实上,其下属企业的生产能力已经难以承担全部的加工任务。上海轻工进出口公司正打算建立新的木制玩具生产基地。
云和县正赶上了这样一个良机。
姜振标向上海轻工进出口公司的领导介绍了云和县的情况,并强调云和的竹木资源优势和生产加工能力,希望上海公司能把云和作为木制玩具的生产基地。
当时由于交通等因素的诸多制约,上海对云和这个浙江西南部的山区小城所知寥寥,并不确定云和是否有这样的生产能力。因此,上海轻工进出口公司领导决定,先给云和一个样品,让姜振标带回去试试,根据成品的质量,再考虑是否把云和作为其木制玩具的生产基地。
这个样品是一只小木折椅,姜振标就这样带着这只小木折椅,也是云和发展木制玩具的希望回到了云和。由于当时云和县所辖的景宁木制厂在此前已经有生产木折椅的经验,不到一个月,姜振标就送去了样品。
上海轻工进出口公司对木折椅的样品很满意,又出了第二道题目——拿出弹簧木偶、弹簧兔、响板、竹弓箭、溜溜球等样品交给姜振标,让他带回云和打样。
为此,云和县工交手工业局安排姜振标组织玩具的试制工作,承担试制任务的主要是二轻企业,如云和木制厂、云和化工社、云和制伞厂、景宁木制厂等。
万事开头难。从无玩具生产经验的云和县木制加工企业,在接受样品加工任务后,组建了试制班子。县工交手工业局抽调有关企业的技术人员,没有技术,就到上海、龙泉、青田、泰顺学习取经;没有设备,就自行研制或仿样。
功夫不负有心人。当姜振标再次送去浸透着云和玩具拓荒者心血的样品时,上海轻工进出口公司的领导和业务人员终于确认,云和有生产木制玩具的能力。于是,上海轻工进出口公司与云和县签订了木制玩具的生产合同。
根据上海轻工进出口公司的意向,浙江省二轻工业厅在1973年6月下发的浙二轻艺字(73)7号文件中,给云和县安排了15万元的玩具生产计划,其中包括小木折椅、竹木玩具和金属玩具。这意味着云和县有了明确的玩具生产计划和生产品种,云和县开始有以出口为方向的木制玩具工业了。
木制玩具的种子终于在云和的土地上开始发芽。
计划下达后,云和县工交手工业局于1973年7月召开了全县出口产品会议。景宁木制厂、云和竹器社、赤石农机厂等各自带着竹木玩具样品参加会议。经研究,县工交手工业局下达了玩具生产计划:景宁木制厂、岳溪电机篾社承担小木折椅的生产任务,总值14万元;云和竹器社承担竹弓箭等竹制玩具的生产任务,总值3.5万元;车木玩具则由云和化工社负责生产,因数量少,未在计划中标明。
姜振标一直记得在刚开始为云和争取木制玩具生产基地时,上海轻工进出口公司驻香港代表薛来弟说的话,“搞轻工木制玩具要做到一是靠品种,没有品种无从谈起,二是靠质量,没有质量就没有产量,三是靠及时交货,不然外商要索赔的。”
云和木制玩具的第一批产品是云和玩具一厂(前身即化工社)生产的小木鱼、小白兔、小积木、小秋千、木拎盒等5个品种,然后是小响板、小摇珠、四节小火车、小飞机。上述产品均能按质、按量、按时完成,上海轻工进出口公司较为满意。
当时的玩具一厂主要是由陈邦启、谢蕴负责管理的。据1973年云和的统计年报显示,当年云和玩具总产值为10.40万元。
试产成功,上海轻工进出口公司于1974年首次将云和玩具登入产品目录,并给云和县各企业下达了更多的订单,其中木制玩具的比重大幅增加。云和大部分的集体企业相继转产木制玩具。
1974年,在玩具一厂生产的基础上,姜振标又积极向上海方面争取新样品和生产合同,上海的第二批产品合同交给了云和县玩具二厂(前身为草席社),产品为五档小计算架、小木琴、小储蓄箱,然后为英文方木、冲印方木等。玩具二厂都能按合同的要求完成生产任务。据统计,1974年云和县木制玩具的产值比1973年翻了一番。
云和木制玩具的生产能力及信用受到了上海方面的肯定。上海主动与云和签下了第三批木制玩具的生产合同。这批合同的产品由云和玩具三厂(前身为竹器社)生产,主要有竹弓箭、竹小折凳、各种摇椅和城堡积木。
1977年6月,云和玩具企业代表在姜振标的率领下赴北京参加全国工艺美术会议。
这意味着云和木制玩具已在全国工艺美术品生产中占有一席之地。
 
 
 
木玩·普及·八十年代
 

1980年,木玩总产值首次超过百万元。
据当时主抓业务与技术的云和玩具一厂副厂长谢蕴回忆,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由于技术的落后,云和木制玩具的生产者们经常到上海玩具八厂和上海玩具九厂等地参观、学习、取经。从上海和其他地方找来原料和样品,仿样、绘草图、做模型、翻砂、造型等每道工序,道道都花费了很多的心思,还到各地偷师学艺。
1980年,云和木制玩具总产值首次超过百万元。也是在同年,云和县二轻局提出了“扩大出口,重点发展现有的木制玩具”的方针。至1980年,云和玩具产品中木制玩具的比重已达95%以上。木制玩具这颗种子,在云和第一代木玩创业者辛勤的浇灌下,开始茁壮成长。
木制玩具从这时开始逐渐成为云和玩具的代名词。
可以说,是80年代全国经济改革的浪潮冲击到了云和的木制玩具,企业纷纷改制,经过扩权试点、落实承包责任制等措施,企业的活力被空前激发。
到了80年代中后期,随着外贸出口需求量进一步增加,几家国有集体玩具企业的订单远远超出了企业的生产能力,厂房、资金、人手均不足。于是在一些国有集体玩具企业筹措资金、组织技术力量改造企业,扩大生产能力的同时,木制玩具逐步向个体、私营企业扩散,以个体、私营企业就地取材,就地加工,上门取货的副业形式进行。这些个体私营企业大多土法加工,停停办办、随上随下、小打小闹,基本结构是“一家农户一个厂,全家老少齐上场,会计出纳自己当,丰欠盈亏自管账。”
尽管是这样一种作坊式的生产经营,但总的来说,这一时期的发展速度大为加快,玩具行业的产值每年递增幅度都在50%以上,生产玩具的品种、质量也有新的提高,规模、效益都在良性发展,振鹏、振兴、振强、新胜、前进等私营玩具厂相继成立。
1988年,这5家企业联合成立了云和县工艺美术总厂,发展加工点29个,年总产值200万元,产品基本上经口岸收购代理出口。
 
1981年7月,云和县委批准成立云和县玩具公司,当时的县二轻工业局副局长姜振标兼任总经理,谢蕴任副总经理。公司下辖二轻、乡镇工业系统6家玩具厂,外加工协作点36个,当年在册职工447人,厂房面积1.03万平方米。主要任务是统一5个玩具厂(至1981年底,已先后成立了玩具一厂、二厂、三厂、四厂和赤石玩具厂)的产销任务、统一产品设计、统一工艺协调、统一向公司缴1.5%管理费、统一对外等。公司按照专业化分工协作的原则,统筹玩具生产、销售、科研工作,在玩具行业集约化经营方面做出了有益的探索。
同时,云和县玩具公司在浙江省轻工业局的大力支持下无息贷款30余万元,充实了公司资金周转,并安排一部分资金新建了玩具四厂。由浙江省轻工业局负责经营云和县玩具一厂、二厂、三厂、景宁工艺厂、赤石玩具厂的产品,玩具四厂的产品由老客户上海轻工业进出口公司经营。
在谢蕴的印象里,“云和县玩具公司当时作为一个业务指导为主的机构,带有浓厚的行政性质。但即便如此,还是在开具产品出口证明单上费尽波折。每次发一车货,都要到县林业局和县政府要指标。而当时云和出口的木制玩具的产值已占到整个县二轻系统工业产值的一半以上。”
1982年,云和县玩具公司抽调了各厂的设计人员成立了县玩具设计室,广泛收集国内外有关玩具的图书资料,分析国际市场动态,专门从事玩具设计。同时还实行公司、企业两级设计办法,鼓励专业设计人员和工人都参加玩具设计,逐步培养出廖复新、何式明、邱潘秋等一批土生土长的优秀设计人才。
1983年,云和全县木制玩具产值已接近200万元,产品远销美、欧、日等15个国家和地区,云和木制玩具的知名度进一步提高。
1983年12月,浙江省出口玩具会议在云和召开。浙江省轻工进出口公司、省工艺美术公司和有关县市代表70余人参加了会议,共同研究加快浙江省出口玩具发展的战略问题。当时的县二轻工业局副局长姜振标在会上介绍了云和的经验。这次会议在云和的召开,标志着云和木制玩具已在全省同行业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1984年,云和二轻系统各玩具企业落实了承包经营责任制。
1986年6月,云和玩具公司及下属各企业与中国轻工业进出口公司、浙江省轻工业品进出口分公司签订三方联营协议,引进资金40万元,成立“浙江省云和县玩具联营总厂”,由县玩具公司经理谢蕴兼任厂长。
1989年12月,云和县外贸局与云和县玩具三厂签订联营协议,投入资金15万元,成立“云和县工贸玩具厂”。
80年代中后期,随着玩具外贸出口需求的进一步增加,云和仅有的几家集体玩具企业生产能力已无法应付雪片般飞来的订单,资金、人才均显不足。于是,在各玩具企业努力筹措资金、进行技术改造、扩大生产能力的同时,县二轻局决定,把木制玩具的零部件、半成品生产扩散到个体户中。这是一个在云和玩具发展历程中具有历史性意义的决定。
从此,云和玩具生产走出集体企业大门,走入民间。
在当时,云和玩具集体性质的企业仍然占据主导地位,仍然是早期该县民营玩具企业的重要依托,民营企业作为玩具生产的加工点,依附于集体玩具企业,其生产和技术必须接受各个联系厂家的指导和安排,所生产的产品也以联系厂家的名义出口,不具备独立企业法人资格。因此严格意义上,这些加工点只能称为云和民营玩具企业的雏形。直到1985年冬,云和县第一家私营玩具厂——振鹏工艺厂成立。
在云和木制玩具生产量不断扩大的同时,云和木玩的技术层次也在不断提高。1988年6月,经县职改办同意,成立云和县工艺美术专业评议组,通过严格评审,首批评定具备工艺美术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者8人,其中工艺美术师5人,工艺美术员3人。
1989年,县玩具公司受丽水地区二轻局委托,编写玩具教材。
1991年,县二轻局成立玩具行业技师评聘辅导教材编写组,编成首套玩具生产工艺教材,使玩具专业设计教育走上了正规化道路。
经过多年的努力,云和玩具系统独立从事玩具设计的能力大大提高。云和木制玩具的设计人员初步掌握了玩具设计造型、色彩的一般规律,总结出一整套设计办法,如“改头换面”、“老变新”、“新变老”、“新奇怪”、“动叫跳”等,并逐渐形成了以方木玩具为主的产品特色。一批云和自行设计的木制玩具畅销海外,并获得国家、省、地、县的各种奖励。
 
 
木玩·千家万户·九十年代上半期
 
90年代,个体、私营玩具企业兴起,“千家万户”发展木玩的产业策略让木制玩具业实现了量的扩张,并于1994年被国家农业部命名为“中国木制玩具之乡”,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费孝通为云和县题词“中国木制玩具城”。
1995下半年为分水岭,90年代木玩的发展,经历了迅速扩张——急剧下滑——新的腾飞三个阶段。
1990年-1995年:迅速扩张 
90年代初期,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和市场经济的发展,云和县木制玩具生产迅速由小打小闹的零星作坊式生产向横向协作、机器加工、组织企业和集团公司过渡,经营方式也从原始的分散经营走向集约经营,产品由代理出口转向代理出口和直接出口相结合,结束了产业发展徘徊不前的局面,成为云和县一项重要的出口创汇支柱产业。
1992年,云和县政府批复同意建立云和镇工业小区,1993年启动小区建设。这个工业小区的兴建,让云和镇一举成为全县木制玩具生产的大本营,涌现出了一批年产值1000万元以上的“玩具大王”,如新云玩具厂、云和玩具总厂、振鹏工艺厂等。
新云玩具厂1990年还是135万元产值的小企业,到1995年,年产值就达到了5000万元,荣获“浙江省行业最大工业企业”称号,在全国500家最大的私营企业中名列第231位。   
十个云和人,就有一个做木玩的。据统计,到1994年底,全县木制玩具企业共有198家,个体加工点410多家,其中年产值3000多万元以上的企业1家,1000万以上的3家,100-500万元以上的10家,100万元以下的达119家。从业人员达1.2万人,占全县总人口的10%,农村人口的19%,玩具产值达到1.66亿元,出口交货值4100万元,居全地区各行业之首,上缴税收367万元。
那时候,云和县已经有了一支相当熟练的工人技术队伍,产品从过去单一的木制小鸡、小鸭,发展到智力玩具、音响玩具、车辆玩具、游戏玩具、礼品玩具和圣诞挂件等六大类,上千个品种,产品远销美国、意大利、法国、日本、东南亚、中国香港地区等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出口量占浙江省木制玩具出口量的70%,年出口值居全国同类产品之首。
1994年3月,经国家对外经济贸易部批准,云和县取得木制玩具自营出口权。
邓小平南巡讲话如一股春风拂来,鼓舞了全国各地的人们。云和大胆提出了兴办工业小区的想法:工业小区要实行五个统一,即“统一规划,统一征地,统一政策,统一配套,统一实施”,首期开发500亩。同时,还提出了“四个减免”,即减免配套费、管理费 、征地费、农业发展基金费,考虑照顾农民利益,被征用土地以39.5元/平方米出让。
可以说,工业小区的建设为玩具企业积聚打下了基础,也为后来“中国木制玩具之乡”的命名创造了条件。
1996年:云和玩具产业急剧下滑 
1995年年中,云和提出了以下目标:1995年玩具行业实现产值2.5亿元,1996年达到4亿元,2000年达到10亿元。
1995年的目标,云和实现了,产值高达3.34亿元,支撑着云和工业的1/3。但是,国际玩具市场在1995年下半年发生了突变,1996年云和的玩具行业急剧萎缩,玩具产值跌到2亿元,比1995年下降了40.5%,在整个工业的比例下降为1/4。
危机之下,有关部门开始分析云和木玩发展存在的瓶颈,以及破解之道,这可谓是云和木玩的凤凰涅之时。
 
木玩·新的腾飞·九十年代后期
 
这个时期,云和木制玩具更注重提高质量和档次,还引进了三四家外资企业,玩具业快速发展,趋于成熟。
1998年,新云玩具厂厂长廖复新荣获“全国乡镇企业优秀厂长”称号。
2000年末,全县拥有玩具企业204家,年销售产值4.27亿元,其中产值5000万元以上的企业1家,1000万元以上的企业6家。
这个平稳的时期,对云和在新世纪的发展方向,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云和电力资源缺乏,后来新建了水电站,但6家高能耗企业全开起来,全县的电源供应依然严重不足。6家企业如何收场,当时政府、企业的压力都很大,云和经济走哪条道路被提到了议事日程。
党委、政府反复调研,最终分析认为:云和木玩产业虽然档次低、规模小,仅1千万产值。但本着办出有自己特色工业的考虑,只有适应本地生产水平的产业才能奏效。木玩产业在云和发展了20年,培养了一批熟练工人、企业。
而且木玩的技术含量不高,对人才的要求不高,适应云和的状况。脱离现状去发展高精尖、高能耗的产业对云和来说,是不现实的。
再说,木玩的投入也不大,因为做外单,资金回笼也快。另外,云和木玩产业也形成了专业化的分工,如油漆、打模等,分工的细化,让技术含量本来就不高的木玩更容易普及了。而且,当地的劳动力价格很低,每天七、八元,有很多农民愿意干。
 
龙泉比云和起步早,林业方面的条件也比云和好,龙泉一年的木材砍伐量是35万立方米,云和只有2万多一点。这主要说的是商品木材。税收上,也是龙泉强。
那么有人可能会问,为什么林业条件比云和更优异的龙泉在发展木玩上未必有云和这样的优势?为什么云和能有作为呢?
龙泉比云和起步早,林业方面条件也比云和好,龙泉一年的木材砍伐量是35万立方米,云和只有2万多一点。这主要说的是商品木材。税收上,也是龙泉强。
而正因为如此,云和林业收入在县财政的比重不大,龙泉的林业收入在县财政占大头,它一动,就会涉及到县财政。两者在财政中的地位和作用大不一样,龙泉是举足轻重的,而云和则不然。两者的差异使云和的林业部门更容易“接受”政府的“安排”。
在玩具销售上,政府也是牵线搭桥的。政府搭台,企业唱戏,当时搞了不少活动。组队去美国玩具展,设了几个摊位,成立自有进出口权的进出口公司——瑞发公司。原来,云和企业的订单需经过两三手的周转,后来通过争取首家进出口经营权,就可以减少中间环节,甚至还打算通过瑞发公司去境外办企业,使其成为云和的窗口。
再后来,云和还组织企业去广交会等展会,政府出钱补助,甚至连摊位费,都是政府出钱的。
玩具协会也是1992年成立的,是为了协调玩具企业之间的矛盾,包括处理知识产权的问题,互相竞争压价的问题,互相抄袭的问题,成本结算的矛盾等等。
对于木玩的发展,可以说政府下了很大的决心,采取了相当多的措施,因此,1992年之后,玩具产业的发展比较快,产值从1000万,进入了2亿元。
当然,木玩的发展,被一届又一届的党委政府列为重点发展产业,被一套又一套的班子坚持下来,经过党委政府、企业家那么多年的努力,才形成了今天这样的规模。

来源:  作者:  编辑: 雷仙

 

相关稿件:

我来说两句:
昵称: 输入答案: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云和新闻中心主办 © 中国云和网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浙江在线加盟单位 批准文号:浙新办[2010]20号 浙ICP备10205219号